劉子沄 高雄醫學大學附設中和紀念醫院護理師

  5年的專科學校教育,3年的大學護理教育,整整8年在醫護相關領域中歡喜學習。回想大學畢業典禮那天,校方邀請台灣安寧療護之母~趙可式老師到學校演講有關「安寧療護全人照護」,因而奠定了我日後成為安寧護理師的志向。

  回想畢業那年以立願成為「安寧護理師」為目標,自我要求把握任何可訓練內外科臨床經驗的機會,堅信唯有如此,往後才會有能力幫助末期病人。當時配合單位主管安排跨科輪調訓練,取得急重症單位、內外科病房的照護經驗;於民國89~90年期間,主動申請與安寧基金會人員分別到澳洲及英國的安寧院所進行短期參訪見習,過程的經驗,讓我更明確地想成為一位安寧護理師。

  民國93年本院開始籌設安寧病房,藉此機緣讓我如願轉調到安寧病房工作,完成成為一位安寧護理師的夢想。轉任初期多次遇到許多工作上的挑戰與挫折,但是只要想起病榻上的末期病人,每天都必須承受生理及心理痛苦時,就自覺所遇到的困難是多麼的微不足道,因此時時提醒自己:「我每天只要再多努力學習一些,就有更多技巧能幫助病人…」。在安寧病房期間,擔任過安寧護理師、個案管理師、安寧共照師,以及安寧專科護理師…等職務,工作內容與角色承擔之責任不同,讓我有許多不同的臨床經驗,同時從每一位病人的生命故事中,也領悟到人生許多道理,而這也就是我熱愛安寧療護的原因,至今仍未曾改變過。

  每當我運用按摩手法及傷口照護技巧,幫助個案舒緩身心,漸緩身體病痛,以及幫助個案「圓夢」,例如:帶他們去看夕陽、看海、回母校、結婚、生前感恩會…等等,這些過程讓我感受到自己在工作上存在的價值與成就感。許多人常問我:「你的病人都很快就會死亡,難道你都不會傷心難過嗎?」,我總回答:「會啊﹗我也是平凡人。難過時候,我會躲在廁所偷哭,擦乾眼淚再到病房面對病人」,為了跳脫這種哀傷情緒,我努力尋找應變之道,例如:聽演講,書寫情緒短文、找好友聊聊、到教堂或寺廟走走…等方式紓壓,我只為了能在安寧照護這條路上有勇氣持續走下去。

  回首護理職涯20多年來,無論是在急診、加護單位,以及內外科病房的訓練,我自覺慶幸擁有安寧療護的臨床經驗,工作中我常運用安寧療護理念處理病人及家屬的問題,例如:醫療共享決策、預立自主醫療、臨終照護技巧及遺書書寫…等,讓個案提早規劃生命,減少遺憾。因執行成效佳,同時也獲得單位同仁的認同,藉此我依然會持續運用安寧療護理念,守護與我有緣的每一位病友。我以能成為一位安寧護理師,感到欣喜與驕傲。

0.png0.png0.png1.png9.png1.png7.png4.png3.png1.png

中華民國護理師護士公會全國聯合會
Taiwan Union of Nurses Association (TUNA)
會址:10355 台北市承德路1段70之1號14樓
電話:(02)2550-2283     傳真:(02)2550-2249     電子信箱:nurse@nurse.org.tw